首页 灌排中心 动态资讯 领导讲话 政策法规 技术标准 规划方案 文件汇编 调查研究 学习园地 经验交流 科技推广
2018年7月19日 星期四    
       饮水安全 专题荟萃 图片集锦 会议报道 专项工作 典型交流 培训课件 专业视频 国际农水 专题文献 资料共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
本站搜索功能:先按关键字搜索相关信息后,再选择“栏目”或“专题”名称对搜索信息进行筛选过滤,提高搜索效率。     本站搜索功能:先按关键字搜索相关信息后,再选择“栏目”或“专题”名称对搜索信息进行筛选过滤,提高搜索效率。     本站搜索功能:先按关键字搜索相关信息后,再选择“栏目”或“专题”名称对搜索信息进行筛选过滤,提高搜索效率。     本站搜索功能:先按关键字搜索相关信息后,再选择“栏目”或“专题”名称对搜索信息进行筛选过滤,提高搜索效率。    
首页 > 经验交流 > 典型交流 > 正文
今年用水不再愁——云南陆良县中坝村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带来新变化
来源:中国水利报 2018年3月29日
  张佳丽 王俊  
    编辑:管理员 归档时间:2018/4/2    

又到一年春灌时。轻轻刷卡就能取水,灌溉遇到问题打个电话很快就有人来解决。这让几年前还在靠柴油机提水、靠水车拉水的云南省陆良县小百户镇中坝村村民直呼:“多亏了水价改革,我们再也不用为灌溉发愁了!”

作为全国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,2014年以来,中坝村按照“先建机制,后建工程”的要求,以建立主体明确、责任落实、持续运行的农田水利工程运行机制为核心,通过建立初始水权分配、合理水价形成、合作社组建和管理、节水奖励和精准补贴、工程产权制度改革等五项机制,改变了长期以来用水不收费、无保障和水利工程无人管、无钱修的窘境,实现了工程持久良性运行,探索出了一套可复制、可推广的改革新经验。

牵“牛鼻子”——水价涨了,群众却说这钱花得值

明晰农业水权,严格农业用水总量和定额管理是推进农业水价综合改革的基础。“首先要确权,算清用水户每年可以用多少水,明晰水权以后,才能对超额用水进行累进加价,对节约部分进行奖励。”陆良县水务局有关负责人说。

陆良县根据全县用水控制指标,统筹考虑生活、生产、生态和发展等用水需求,设置用水“天花板”,批复确定项目区农业灌溉用水总量控制指标为267.83万立方米,亩均用水量为336.47立方米,并由陆良县水务局统一制作颁发农业用水水权证,注明用水总量、期限和作物用水定额等信息。

执行水价定多少合理呢?定低了,无法激发群众节水的积极性,也达不到实现工程良性运行的目的;定高了,群众不能接受,试点无法顺利进行。这是农业水价综合改革长期以来面临的“两难”问题。

陆良县根据工程类型、作物种类的不同,采取差异化的测算方法,测算出项目区微灌片终端全成本水价每立方米1.11元、运行成本水价每立方米0.48元,其他灌片终端全成本水价每立方米0.49元、运行成本水价每立方米0.20元。

在群众最关心的执行水价测算中,陆良县水务局和小百户镇政府组织专人走村入户,深入走访调研,算清工程运行成本和用水户水费承载能力对比账,找到供需双方可以接受的平衡点,确定微灌片执行水价为每立方米0.6元,其他灌片执行水价经济作物为每立方米0.35元、粮食作物每立方米0.23元。对于执行水价和运行成本水价之间的差额,由财政专项安排资金进行精准补贴,确保工程正常运行。

相比起以前用水不要钱或每立方米只要4分钱,如今的水价提升幅度着实不小,群众却普遍反映可以接受。“交了钱用水就有保障啦。我家的田在山上,过去拉水成本相当高,得花好几百元才能把地浇透。实行水价改革后,政府配套设施到位,浇一亩地只需几十元。这样算下来,水价虽然涨了,但实际用水花费减少了一大截,而且还省心省力,这钱花得值。”中坝村村民徐存先说。

用水自治——工程有人管,“用水难”成为历史

进入春灌高峰期后,岳家庄灌片区的管护人员郭名国一天到晚都穿梭在田间地头,手里的电话也总是响个不停。片区里的渠道破损或有人灌溉碰到问题,他总会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

在中坝项目区,像郭名国一样的专职管护人员共有8名,他们都隶属于中坝村利民用水专业合作社。“我们可不是草台班子,是经过县工商局注册过的。合作社有办公用房,管护人员都经过专门培训,日常运行也有一整套的规章制度。”郭名国说。

过去虽已明确小型水库、小坝塘、田间灌排沟渠工程产权为村集体所有,由村委会负责管理,但由于管理机制不健全,缺乏激励机制,不能充分调动群众管护积极性,致使工程管护不到位,群众用水得不到保障。

陆良县对此积极发挥群众主体作用,引导群众自治管水。按照“政府引导、农民自愿、依法登记、规范运作”的原则,2014年9月5日,项目区组建了中坝利民用水专业合作社,主要负责组织群众参与工程前期论证、方案设计、建设监督、竣工验收;同时,作为工程管护、用水管理、协商定价、水费计收等的责任主体,建立和完善各项管理制度。通过宣传动员,有537户用水户加入用水专业合作社,占项目区总用水户的92%。

中坝农业水价综合改革试点项目投资1728.98万元,主要建设内容包括泵站工程管道铺设、干支渠防渗、田间渠系配套、计量设施安装等。工程于2014年12月16日开工建设,中坝村村委会推选8名群众作为义务监督员,全程参与项目建设及工程质量监督,协助调解施工过程中出现的问题,促进项目无障碍施工。在群众的全程参与下,参建各方共同努力仅用了90天时间,就完成了全部工程建设任务。

工程完工后,陆良县水务局将相应工程产权移交给用水专业合作社,由县人民政府制作并颁发产权证书。用水专业合作社依法享有工程使用权、经营权和收益权,并承担相应的管护主体责任。在合作社的精心管护下,泵站运转有序,渠道面貌焕然一新,输水管道直达地头,村民轻轻刷卡就能取水,困扰群众多年的用水难成为了历史。“大家对我们的灌溉服务很满意,收水费不用催,都主动来交。”郭名国说。

水费计收到位,工程维护费就有了稳定的来源。过去由于管护人员不到位、管护资金短缺带来的工程运行困难问题迎刃而解,“有人管、费能收、坏能修”的农田水利良性运行模式已逐渐形成。

精算水账——用水节约了,群众钱包更鼓了

“分水像分责任田,田间用水节俭浇,水利设施是个宝,群众管理效果好。”随着试点工作的持续推进,群众节水意识越来越强,用水变得“抠门”起来。“在明晰水权之前,对用了多少水没有具体概念,浪费水的现象比较普遍。现在每户有多少水都清清楚楚地写在水权证上,从年初春灌就开始精打细算了。”中坝村党支部副书记刘建国说,“水用不完,还能卖掉变成钱,大家都乐意算这笔水账。”

大家算水账的积极性一方面来自水价杠杆的调节作用,另一方面得益于节奖超罚机制的建立。按照陆良县出台的相关规定,用水户已购买但未使用的水量指标,可自行交易,未交易的水量可由政府在执行水价的基础上加价0.05元进行回购。而超额用水部分,则实行阶梯累进加价。

邹兴年是中坝村的种菜大户。之前他家里种了30亩蔬菜,实施水价改革后,他放心地把种植规模扩大到70多亩,还垫资铺设了喷灌管道,垫款帮其他村民买菜苗,带动周边很多群众种起了蔬菜。“原来缺水,冬春季节不敢种菜,现在解决了用水的后顾之忧,一年能多种一季蔬菜。”邹兴年说。

据测算,与水价改革前相比,项目区每亩水费支出在亩均纯收入中的比重普遍降低8%~12%,每年每亩耕地灌溉工日由8个降至2个。7960亩耕地灌溉条件得到全面改善,为种植结构的调整创造了条件,复种指数由1.55提高至1.7~2.0,亩均增加产值2457元。

春日暖阳下,“喝”足了水的蔬菜长势正好,绿油油的叶子预示着即将来临的丰收。“政府省心,群众满意,这次改革改得好!”邹兴年乐呵呵地说。

中国灌溉排水发展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18  京ICP备0601348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227
网站负责人:郭慧滨    电话:010-63203748  电邮:ghb1964@sina.comguohuibin1964@163.com
累计点击量: 54074725 次